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擎羊舞风云 > 第三十二章 幽暗之美

第三十二章 幽暗之美

    见萧雪婷眸中神光随着自己手中鞭花不住晃动,玫瑰妖姬狡黠地一笑,缓缓地将手中鞭把凑近萧雪婷的脸,随着那几可乱真的尖端愈来愈近,萧雪婷身子不由得颤抖着,可她才刚被玫瑰妖姬弄的高潮迭起,此刻便想逃都没了力气,偏生看着萧雪婷眼中那又怕又带点期待的目光,玫瑰妖姬似颇为有趣,竟就这样刻意逗玩着萧雪婷。那犹然沾染着玫瑰妖姬娇躯体温的假阳具,在萧雪婷唇上胸前若即若离,几下浅尝即止的轻触,弄得萧雪婷脸又红了起来;她虽知玫瑰妖姬未必色心未退,如此动作只是在逗弄自己,偏生一见到那栩栩如生的宝贝,一颗心便似回到了桐柏山中的时刻,心中虽是沉沉地生痛,身子却不由有了反应,强烈的冲突令萧雪婷实是难以承受。

    “好吧!不逗你了。”不过只是玉手端着假阳具在她眼前似有若无地翻飞动作,已勾得萧雪婷脸红耳赤,表情之精彩与先前的槁木死灰简直是两个极端;玫瑰妖姬心下偷笑,虽说自己宝刀未老,又先将萧雪婷弄过一回也是原因,但她反应如此强烈,显然先前被男人调弄得可狠了,那时的模样说不定比之百花馆中种种淫态也不遑多让,只是萧雪婷靠着练武之人的强烈意志强行压下本能的希望,给自己这一下歪打正着地揭开了封盖,爆发出来才令她如此难以自持。若在百花馆中,要将这般女子调教成妖姬,此刻可是最关键的时候哩!“过些时候再弄吧……”

    “嗯?嗯……”心下微微一惊,没想到玫瑰妖姬当真打算把自己弄上手,也不知此女是否真想暗地里搜集人手,好复兴魔门,只是这又关自己什么事呢?方才一阵欢爱下来,虽是勾发了体内情欲,似将这段日子的郁积压抑挥发了不少,可一触及此处,萧雪婷却忍不住又想到自己与公羊猛的关系,心中一阵寒凉,整个人似又瘫回了冰窖当中,竟是一点该有的反应也无。

    见萧雪婷如此反应,与自己事先预想的大有不同,玫瑰妖姬不由更生疑惑。

    原本花倚蝶帮方家姐妹代转要求,希望自己鼓励鼓励,别让萧雪婷这般行尸走肉的模样,看了都让人心疼,那时玫瑰妖姬就问过她们了,虽说方家姐妹语带保留、遮遮掩掩的,可她玫瑰妖姬是什么人?哪有这般容易瞒骗得过?再加上追问之下,连花倚蝶都招了供,玫瑰妖姬才知公羊猛竟是利用了些魔门手段,硬是将萧雪婷弄上了手,搞得她欲仙欲死之下才达成了协议,只没想到半途杀出个程咬金,竟给公羊刚钻了空子,硬是暗算击毙了明芷道姑。原本她还以为萧雪婷的消沉,是因为明芷道姑之死,师徒情深之下才这般想不开,不过看她现在的模样,恐怕其中还有隐情。

    “好妹妹……究竟是怎么了?让姐姐知道,好不好?”纤指轻轻刮画在萧雪婷腰间,所用力道极有把握,既不会重到让萧雪婷痛楚,也不会轻到让她可以忽视,搔弄之间勾得萧雪婷娇躯不由颤抖,还盈着晕红彩光的肌肤不由泛出一层薄薄香汗,弄得萧雪婷不住发痒,却是笑不出来。

    “不……求求你……别问……拜托你……唔……”闭上了眼,虽说娇躯忍不住随着玫瑰妖姬的纤手而轻颤,萧雪婷却仍能咬紧牙关,一副任你如何都不回答的架式,“不要问,姐姐……求求你吧……”

    “这样……不行……”轻轻咬住萧雪婷盈润的小耳,香舌轻舐之间还带着银牙微微地咬囓,在萧雪婷的印象中,即便处子贞纯之身也难忍受这般挑逗,何况是已知情欲滋味,才刚刚被玫瑰妖姬玩的泄身的她?

    她虽是勉力不开口,却听着玫瑰妖姬清淡而隐带沉声的声音闷闷响着。“玫瑰姐姐要把雪婷妹妹弄上手……完完整整、彻彻底底的……不能少掉一点半点……不可以隐瞒喔……“

    “不……不行……不要……唔……”被玫瑰妖姬这般挑逗,萧雪婷只觉整个人都软绵绵的。虽说萧雪婷武功犹在,玫瑰妖姬却是功力受制,手无缚鸡之力一如深闺弱女,可现在却像是反过来了,萧雪婷只觉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任由玫瑰妖姬为所欲为,只有软语呻吟求饶的份儿。

    “好雪婷妹妹……早点放出来……姐姐就早点给你舒服……”感觉着萧雪婷的反应,玫瑰妖姬调节着手上的力度,撩得萧雪婷欲火渐渐焚起,就好似池中游鱼,看着钓钩上的鱼饵,明知吃了便会上钩,偏偏却被撩得肚饥口渴,无论怎么压抑控制自己,总是在鱼钩边上回游不休,想要离开却是无法动一下脚步;尤其玫瑰妖姬的声音轻柔飘忽地响在耳中,若远似近、若有似无,好似有着魔力一样,勾得萧雪婷想静下心,可芳心却不由自主地飘向那声音,拼命追着怎么也拉不住。

    “哎……别……别这样……玫瑰姐姐……雪婷求求你……”咬着银牙,拼命忍着说出来的冲动,那念头虽是没有证据,却一直在萧雪婷心中徘徊不去,她一个人背负着已是极为疲累,偏是知道大错已然铸下,若然说出口去,情况只有更糟,绝无稍微好一点的可能,是以玫瑰妖姬手法虽妙,熬得萧雪婷一千一万个想要招供,却仍能勉强压抑着不开口,只是无力地求恳着玫瑰妖姬收手。

    见萧雪婷如此反应,玫瑰妖姬眼中微不可见的一阵迷茫;这般强烈的抗拒连她这般阅历也是前所未见,无论如何师徒情深,当萧雪婷在桐柏山中被欲火焚燃崩溃,向公羊猛投降之时,该当就知道会有如此后果,怎么说都不该积郁成这个样子。不过她这样抗拒,反而激起了玫瑰妖姬沉眠已久的好胜之心;何况她也看得出来,萧雪婷心中的积郁极深极沉,已到了伤及自身的地步,若不赶快想办法挥发出来,再这样下去只怕萧雪婷会死得比内伤已重的公羊刚更快。

    “这不行……姐姐一定要你说……”俯下头去,轻轻吸吮着萧雪婷一边玉峰上已然贲挺的乳蕾,那熟练的口舌滑动,登时让萧雪婷呻吟出声,若非玫瑰妖姬此来是受方家姐妹所托,方家姐妹与花倚蝶早打点过上下,否则光萧雪婷的呻吟,只怕已不知招了多少人来,“若雪婷还是不说……玫瑰姐姐可是要逼供的……雪婷你这般娇美、这般敏感……逼供起来的滋味……想必是很享受的……”

    “不……雪婷不……不说……”感觉胸前被玫瑰妖姬甜美地吸吮着,香舌吞吐、银牙厮磨间,不只乳蕾,连敏感的玉峰本身都渐渐陷入玫瑰妖姬带着火热魔力的勾挑之中,若非萧雪婷死咬着不肯招供,这般强烈的滋味,甜蜜火热地直冲脑门、烘透身心,怕什么供词都可以逼出来了。

    “姐姐……会让雪婷说……”口舌正自享受那圆挺高耸的玉峰,玫瑰妖姬的声音显得闷闷吞吞的,颇有些模糊,随着口舌动作,威力愈来愈强,“关于你的公羊公子……雪婷该知道他的手段……”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听玫瑰妖姬这么说,萧雪婷芳心不由一沉,又是一阵痛楚从心中涌起,可身体里的记忆却愈发鲜明。当日在桐柏山中,公羊猛大施手段,将萧雪婷“玉箫仙子”清雅圣洁的外貌全然破去,让女子本能的欲火完全占有了她,刑具加身时那些感觉虽是羞耻,却深深刻印在萧雪婷体内,令她就算心有不甘,仍不得不沉醉降服在那肉欲之中,那可真是无可与外人道的滋味……

    萧雪婷心中突地起了个念头,难不成公羊猛的手段也是传自魔门?这样一想心下却不由释然,怪不得以自己的定力意志,仍是抗拒不了肉欲的侵袭,彻底崩溃在肉欲之下,心甘情愿地成为公羊猛床上的玩物,若说是魔门令女子颠倒疯狂的奇诡手法,也就说得过去了。

    “他的那些法子……是倚蝶妹妹教他的……只是限于时间,倚蝶妹妹又只字面上授他诀窍,未曾亲授,你的公羊公子所知有限,大部分都还在摸索之中……”

    听玫瑰妖姬这么说,萧雪婷不由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一半是那肉体的回忆,一半却是因为玫瑰妖姬又加重了手法,熬得她体内犹如虫行蚁走,酥痒无比。

    怪不得在桐柏山中,公羊猛所用的种种手段,有些虽是效果奇佳,令萧雪婷想不败服都不成,一些技巧却是不怎么样,那时的自己彷佛成了他的试验品,将种种不敢令方家姐妹尝试的邪法都用自己来试,让萧雪婷从清纯圣洁的“玉箫仙子”全然变成了现下一点抗不住肉欲侵袭的淫娃模样,果是魔门淫女手段!

    “跟他的手段比起来……玫瑰的手法才是源头,效果威力绝不可同日而语…

    …“感觉着萧雪婷身体的反应,玫瑰妖姬轻轻调整手法,让萧雪婷虽是饥渴难安,几近失神之境,却还能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的说话,”若雪婷还是不信,姐姐这就一招一式做给雪婷妹子看看……保证雪婷妹子亲身体验之后,打从身子里知道玫瑰的功夫如何……雪婷放心……你愈忍得久……愈是舒服……“

    天……天哪!当日早被公羊猛的手段弄得没了脾气,萧雪婷自是清楚当情欲高燃起来的时候,身为女子是极难以抗拒的,当日自己还是清纯处子之时已不堪承受,像现在这个亲身体验过性欲滋味的敏感胴体,对调情手段更是缺乏抗御之力。

    玫瑰妖姬的手段只要胜过公羊猛一点半点,萧雪婷就未必吃得消她带着香艳气息的逼供手段,何况若玫瑰妖姬所言属实,公羊猛所学的法子确实只是入门皮毛,远远不及玫瑰妖姬受师门所传,又在百花馆中实际经验过的绝学,若真的使用在自己身上,萧雪婷可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办法在玫瑰妖姬的手上保留任何一点秘密。

    “别……别问了……玫瑰姐姐……算……算雪婷求求你……哎……哎呀……好麻……唔……若……若姐姐坚持……你……啊……你索性……索性把雪婷活活刑死……让雪婷……让雪婷快活一点……死在贵门的高明手法之下……淫荡已极的爽到脱阴而亡……也比……也比现下好些……唔……玫瑰姐姐……别……别这样……啊……“

    “雪婷妹妹放心……”听萧雪婷这么说,玫瑰妖姬心下反定,愈是这样破罐破摔、豁出了一切的人,只要自己找对了突破点,便有办法粉碎她坚持的决心;反倒是从容沉稳,笑容满面地应对让人绝笑不出来的场面之人,才是无论什么手段都拿他没法,所谓“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便是如此,“姐姐不会让你死……姐姐会调整手法……保证雪婷妹妹愈坚持愈舒服……只要雪婷妹妹真能坚持下去……玫瑰保证,雪婷妹妹会享受到前所未有……连想都想不到的绝美滋味……你信不信?“

    不……不会吧?听玫瑰妖姬这么说,萧雪婷心下反而酥软了。依玫瑰妖姬的说法,彷佛很期待逼供自己的过程,很希望自己努力坚持,让玫瑰妖姬能精锐尽出,尽情施展手段对付自己。想到桐柏山上公羊猛的种种刑具令自己全然抛却处子的羞耻矜持,成为男人床上的玩物,玫瑰妖姬若真的比公羊猛还要厉害,别说其他刑具,光她那令自己心思乱飘的鞭把,自己接下来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以玫瑰妖姬的手段,加上魔门对付女人的知识经验,自己确实是想死都难,偏生那秘密若泄漏出去可就更惨了,心慌意乱之下,萧雪婷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感觉得出在自己的话语凌迫之下,萧雪婷已是芳心慌乱、难以自主,玫瑰妖姬妖媚一笑,翻身压了上去,萧雪婷只觉胸口一窒,一时间竟似被压得无法呼吸,樱唇却又给玫瑰妖姬封住了,咿唔娇喘之间,萧雪婷只觉这一次的刺激与方才又有不同,玫瑰妖姬不只吸吮逗弄着自己稚嫩的小舌,一腿更破开了自己矜持紧夹的玉腿,柔软而结实的大腿,轻轻地在幽谷口处滑动着,柔软的触感还不是最让她难过的,从对方玉腿滑动之间,一股湿濡渐渐溢满萧雪婷股间密处。

    只是现在的萧雪婷又怎么抗拒得了呢?她的舌头如此巧妙灵活,她的玉腿如此柔滑带劲,更难以言喻的是胸前所受的甜美挤压,更令她措手不及,玫瑰妖姬并未出手,那比自己还要丰腴高挺几分的玉峰,正自将萧雪婷胸前双峰挤磨压抑于下,远远超出想像的柔软饱满,揉弄之间的感觉虽不若口舌巧手那般刺激火热,温润腴滑则有过之,光想到玫瑰妖姬那双硕美饱挺的酥胸,怕也是和自己一样,被男人毫不放过的百般逗玩抚弄才有如今的丰腴成果,萧雪婷一颗芳心便禁不住地浮想联翩,忍不住飘荡在肉欲的念头之中。

    尤其是当两女四朵将绽未绽的乳蕾交贴之时,那感觉差点没让萧雪婷哭出声来;玫瑰妖姬的乳蕾与自己一般地发硬,显然不只自己被她逗得欲火正燃,玫瑰妖姬本身的情火也正狂烧,这样子可更危险了。萧雪婷心知双方皆为女子,谁先被对方逗到泄身丢精,谁便输了一筹,可这方面玫瑰妖姬的手段经验,与自己可说是天壤之别,若玫瑰妖姬当真动情,再次弄了自己上手,想要保持心中那酸痛的秘密,只怕是难上加难,偏生现下的自己又没有办法抵抗,该怎么办才好?

    芳心正自混乱,在玫瑰妖姬的百般挑逗之下,也不知飘到了何方,萧雪婷突地娇躯一震,忍不住弓起纤腰,连着压在身上的玫瑰妖姬也给弹了起来。在这样数管齐下,令萧雪婷神魂颠倒的手段当中,玫瑰妖姬竟还有闲心,纤手偷渡而下,顺着自己纤柔汗湿的柳腰缓缓而下,却不走正途,反而绕到了臀后;萧雪婷原还挣扎在欲火与矜持当中,全没发觉玫瑰妖姬的纤手已到了什么位置,直到玫瑰妖姬纤指轻勾,缓缓探到了菊穴当中,半带刻意地揉弄着菊穴当中结实的香肌,提醒萧雪婷的当儿,萧雪婷才知道连后庭都给这妖姬的指头占了去,连想哭叫都已不及。

    “好雪婷妹子,告诉姐姐……”纤指轻轻探索着萧雪婷的菊穴,光从手指的感觉,便知萧雪婷不只早已破身,连后庭菊穴都给人开发过了,从萧雪婷的反应看来,菊穴当中虽不若幽谷敏感香甜,却也是颇有感觉的所在;这公羊猛还真是一点不漏,把萧雪婷干了个遍,这点来看调教还真不能说没有成果,“姐姐知道你破身子破得畅快淋漓……但妹子的后庭……给男人用过没有?”

    “呜……”樱唇好不容易得了自由,萧雪婷正自娇喘,口中芳津甚至已抑制不住地流出少许,却没想到耳旁彷佛带着魔力的声音,竟问出如此羞人的问题,以她一个尚未嫁出的女子,说到男女之事已够羞人,萧雪婷虽知自己被公羊猛占有,还被弄得高潮迭起,情不自禁地爱上他这羞人事,必是瞒不过玫瑰妖姬这等欲海妖姬,可从她口中听到此话,仍是忍不住头脸发热,肌肤不由泛汗,敏感似又升了不少;尤其她竟问到自己后庭,想到自己不只女儿幽谷、樱唇檀口,连后庭都服侍得公羊猛好生畅快,羞得萧雪婷差点想死,偏又没法逃脱这妖姬的掌握。

    “哎……姐姐……别……别弄那儿……雪婷招供……招供便是……那儿已经……已经被男人玩过啦!“没想到玫瑰妖姬竟半途转移了焦点。虽说羞人,但总比心中的秘密泄露要好些,萧雪婷呻吟之间,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什么这儿那儿的……让姐姐听不清楚……好雪婷妹子……说明白些……”

    “哎……你坏……啊……不要……讨厌……嗯……”话题一开,便似河堤决了,尤其玫瑰妖姬顽皮的纤指正在自己菊穴当中大展长才,勾得萧雪婷又痛又痒。

    后庭当中虽不若幽谷敏感,但在玫瑰妖姬巧妙的手段下,带给她的震撼却也不差少许,让萧雪婷想闭口都难,不得不乖乖招供,“是……唔……玫……玫瑰姐姐……雪婷不只身子破得畅快……连……连雪婷的菊穴也给……也给男人用过了……“

    “哦?被干得很舒服吗?”

    “哎……别这么问……啊……不要……姐姐……松点手……抽出来吧……求求你……雪婷吃不消了……唔……没错……雪婷的菊穴……被男人干得好舒服……啊……啊……“

    没想到玫瑰妖姬不只不收手,另外还透了根指头钻进萧雪婷幽谷之中,虽然姆指没有食指那般灵动巧妙,但萧雪婷已给勾起了欲火,加上菊穴与幽谷间隔不远,菊穴中颤动的指头威力竟可达幽谷里头,两相配合之下,那滋味比之方才被玫瑰妖姬口舌侍候之时还要奇幻诡妙百倍;萧雪婷娇躯剧震,险些没在玫瑰妖姬巧妙的双指攻势之下泄身,嘶叫之间火热的颊上早是两行浃水不由自主地滑了下来,却没法冷却她的欲火半点,反而有点儿愈来愈激烈的刺激感存在。

    正当那前后夹击的纤指紧锣密鼓地大展攻势,弄得萧雪婷飘飘欲仙、魂飞天外,几乎就要高潮泄身的当儿,玫瑰妖姬突地偃旗息鼓,两根纤指都停下了动作,反而惹得欲火已焚的萧雪婷忍不住了,前后双穴情不自禁地紧紧夹吸,将两根纤巧的入侵者紧紧啜住不放,偏偏那双纤指若是不动,带来的感觉可没先前那般厉害。萧雪婷睁开了盈盈欲泪的媚眼,似害怕又似期待着眼儿可怜兮兮地望着身上巧笑倩兮的玫瑰妖姬,凝定了半晌,许久许久才忍不住开了口,“姐姐?”

    “嗯?”

    “求……求求你……雪婷……雪婷受不了了……”方才已泄过几回,现下体内欲火又自熏然,萧雪婷只觉口干舌躁,体内饥渴已极,全然无法抗拒地期待欲火的充实,让她彻底崩溃臣服;即便知道眼前也是女子,两女淫戏再激烈,自己也难得雨露润泽,可那激烈的渴求,却让萧雪婷忍不住开口投降,此刻的她脑中心中已只剩下了欲念,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那……雪婷要招了吗?”

    “不……啊……不要……”给玫瑰妖姬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萧雪婷似是想到了玫瑰妖姬一开始的目的,欲火顿敛,可当她正打算拒却的当儿,玫瑰妖姬纤巧灵妙的玉指却又动了起来,在萧雪婷正自饥渴难当的身子里头,就似一口气打穿了要害,激得萧雪婷欲火狂燃,娇躯不由拱起,前后两穴更是尽力收缩,若正插着她的不是玫瑰妖姬的纤纤玉指,而是男人的阳具,怕不给这激烈的反应夹得活活爽死?偏生玫瑰妖姬却是好整以暇,手指虽动,却没有方才那般强烈,彷佛在勾挑着萧雪婷体内的情火,熬得她欲泄不能泄,满溢已到极点的欲火却泄不出来,真是难过极了。

    “呜……玫瑰姐姐……哎……你好过分……讨……讨厌……雪婷招……招了便是……“全没想到玫瑰妖姬的手段竟如此厉害,萧雪婷终于崩溃,泪光四溅地开了口,而玫瑰妖姬的纤纤玉指,也似收到了指令般,立时便展开了动作,前后双穴登时传来的种种曼妙的滋味,逼得萧雪婷不由哭叫出声,欲火登时爆发,这一下泄得爽快已极,差点没爽到昏死过去。

    “好妹子可醒了吗?”

    “哎……”似含着千言万语的眼儿悠悠张开,萧雪婷也不知是怨还是怒,只见玫瑰妖姬嘴角泛着微微的笑意,正自等待着自己醒来,纤柔的手指正将幽谷犹然未尽的蜜泉一波波地滑抹在自己唇上,眼角余光扫视,只见胸前一片晶光,两朵乳蕾上头更是明艳,显然她这样使坏已使了好一会儿,想来自己方才也泄得极为痛快,也难怪她能勾出这般多汁水来玩弄自己。

    香舌轻吐,似很美味般地舐着指上的湿滑,玫瑰妖姬虽只是眼神轻轻勾着萧雪婷的眼儿,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光是那诱人的眼神,和香舌轻吐的动作,其意已尽在不言中,看得萧雪婷不由脸红耳赤。

    虽知这样下去自己可是绝对逃不过这魔门妖姬的手,但这几日来萧雪婷身心违和,本就没有多少力气,加上方才给玫瑰妖姬连番挑弄,不知已舒畅无比地泄了几回,到现在仍是娇躯酥软,哪里还能逃得过玫瑰妖姬的手?认命般地轻吁了一口气,萧雪婷这才知道为什么魔门百花馆中禁着诸多女子却始终没一个人能够逃脱浪荡生涯,原来是因为身受这般深刻的控制。

    见玫瑰妖姬带着无比诡邪的笑脸愈凑愈近,萧雪婷却是无力逃开,芳心竟隐隐然觉得这样表情的玫瑰妖姬虽是邪异,却也有几分诡异的魅力,不知不觉竟微微抬头迎上了对方火热的口舌,一下子便又给她吻得神魂颠倒,差点没昏过去,身子却不由又发热了起来。

    一轮口舌交缠之后,玫块妖姬松开了萧雪婷红艳欲滴的唇,纤指轻轻地在萧雪婷嘴角抹了一下,“好雪婷妹子……可打算乖乖招供了吗?”

    “这……”给玫瑰妖姬这么一提醒,萧雪婷原本红透的脸蛋儿登时雪白。她这才想起方才亲密厮缠之间,自己竟给她迫出了什么话来,想到那大秘密透露出去时的严重后果,萧雪婷真恨不得钻到地里头去,“这个……这个不算……都是姐姐害我……是姐姐弄得雪婷受不了了……才会……”

    “没关系啊!”似是早知萧雪婷会有这等反应,玫瑰妖姬微微一笑,纤手翻,本来不知藏到了哪儿去的鞭子又回到手上。她这回只是轻轻捏住鞭尾手把,将那雕琢得宛如真品的顶端凑到了萧雪婷眼前,圆润的顶端几已轻揩上了萧雪婷鼻尖。

    虽知那是假物,但实在做的太像真品,给这么一凑,萧雪婷甚至错觉自己嗅到了男人情欲贲张的味道,心跳竟不由加速起来。

    刻意将那顶端压了下去轻贴着萧雪婷樱唇,玫瑰妖姬邪邪地笑着,看着萧雪婷眼神随着自己的动作移动,甚至还微微抬头好看得更清楚些,樱唇之中香舌更是含羞带怯地轻轻吐出,舌尖小心翼翼地触着那尖端,直到出神中的萧雪婷瞄到了她似笑非笑的神情,大羞之下脑袋向枕中缩了缩,玫瑰妖姬才轻移纤手,将那栩栩如生的假阳具搁在萧雪婷胸前美妙的峰峦之间,前后轻滑之中,惹得萧雪婷一对玉峰不住颤抖。

    “若雪婷妹子收口不供出来,大不了姐姐多来几次……最好妹子是硬挺着绝对不说……你也知道,这种事儿事前压抑愈久,挑起来的时候爆发的力道愈强……姐姐真想看到妹子吃不消的时候,会是什么美丽样子呢?好雪婷妹妹,可别让姐姐失望哦!“

    “哎……坏……坏蛋……玫瑰姐姐……”没想到玫瑰妖姬会是这么一个反应,萧雪婷心下不由叫苦。若她还是以前那冰清玉洁的玉箫仙子,或许还会强撑着与玫瑰妖姬斗气,任你怎么折磨就是不说,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手段;但现在她已经尝过了云雨滋昧,心知这玫瑰妖姬妖异手段所在多有,即便自己再怎么强忍,也是逃不过她的手的,心中的堤防不由崩溃,“雪婷……哎……雪婷招了……只是……姐姐,雪婷求求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泄露给别人知道……求你了……”

    “其实……其实雪婷和师父容貌极为相似,已经超过了巧合的可能,雪婷心下早已猜到,雪婷的身世多半不是师父所说的孤儿,而是……而是师父的亲生女儿……”似是陷入了回忆之中,萧雪婷的声音渐渐缩小,却不是因为害怕或无力,而是因为缅怀,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凄苦的笑意,“这事雪婷心下早已有数,只有师父……师父一直当雪婷不知道……以为能瞒得了雪婷……

    “当时被……被他所禁……身受他那种种邪异手段的折磨,雪婷原以为……原以为自己能够忍得住,虽然知道当日之事,娘……娘未必占得住理……他为报父仇,用些手段也是无可厚非,但无论如何,要雪婷出卖自己生母,都是在所难能。却没想到……没想到他的手段,竟然是从……从贵门流传而出,一开始雪婷还忍得住……到后来愈来愈……愈来愈没有办法,那些东西缠着,让雪婷无时无刻都……都不由自主地想到男女之事,无论身心……竟都没有自由的时刻,身子里的感觉愈积愈深、愈来愈强烈,熬得雪婷几番忍耐不住,差点要哭叫求饶,只有老天晓得……那时雪婷忍得多么辛苦……

    “后来终于……终于没办法了……一开始看到那木马的时候,雪婷还以为不过是又一个奇技淫巧……没想到给架了上去之后,才知道那有多么厉害……以往积压下来的压力,似乎一口气都……都蹦了出来……让雪婷……让雪婷再也没有办法忍受……终于……终于主动献了身子……给他享用……“在那时候,连续两三个月在山上……雪婷几乎没有一刻能够……能够逃得过他的手,他几乎是竭尽所能,弄得雪婷再也无法矜持,把雪婷每一寸都……都吃得干干净净……那时候雪婷才知道,什么是……是身为女人的滋味。虽然知道娘和他之间,只怕是你死我活之局……可雪婷已被……被奸得无法自拔……只希望娘能够……能够退这一步……即便自废武功,深山退隐……也别跟他分出生死……其实雪婷也知道,娘多半是宁折不屈,其实……其实雪婷心中早已经……早已经有了准备……

    “结果……结果娘被公羊刚背后一击重伤,再加上……加上他当胸一掌,再无生机,雪婷虽是心痛……但也早知会有如此结果,虽然很难过……却也没打算怎么对他报复……毕竟这是……是娘自己的选择……就算是暗算娘的公羊刚,也是为了报仇,雪婷真的……真的没有一点报仇的想法……”

    说到此处,萧雪婷泪水已是潸潸而落,胸口不住起伏,若非玫瑰妖姬的纤手体贴地安抚着她,怕萧雪婷早要说不下去。口中话语凝了半晌,萧雪婷好不容易才接着说了出来,“可是……可是二叔却告诉雪婷……娘当日和公羊前辈……竟是藕断丝连、情缘难尽……说不定……说不定已有了男女之私……仔细算算日子……只怕……只怕公羊前辈便是……便是雪婷的亲生父亲……虽然没有证据,可是雪婷……雪婷愈想愈像,从娘偶尔谈到当日之事的表情,加上二叔的说话,雪婷再也没法……没法不这么想……怎么办?“

    听萧雪婷尽吐情衷,即便连玫瑰妖姬这等阅历,心跳也不由拖了半拍,纤手虽还抚着怀中萧雪婷的裸背,口中却只觉发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此事由,玫瑰妖姬事先全不知情,偏又知道以方家姐妹这般年轻,就算加上公羊猛,三人合起来的江湖经验只怕还没自己的一半,想要看出如此深衷只怕是难上加难,倒也真不好怨怪他们。想来想去玫瑰妖姬只能怨自己,没事在花倚蝶面前逞什么能,这般烫手麻烦照说该当能有多么远扔多么远,偏偏自己还揽上身来。

    本来魔门虽说不把一般腐儒之见放在心上,追求真情真性,不像武林正道中人那么多规矩,但人伦之事天公地道,一些大节便连魔门中人也不能不予凛遵。

    萧雪婷与公羊猛之闻,若真照萧雪婷所言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那么姐弟相恋,甚至还生了男女之事,大为败坏伦常,就连魔门中人也不能不掂量掂量。这可是血亲之间的伦常,与世俗师徒辈分大不相关,魔门纵能容师徒相恋,不管这人世间的辈分,可天生血缘关系,却不是魔门中人所能轻易挑战的。

    何况萧雪婷与公羊猛两人还不是普普通通的相恋而已,在桐柏山中两人早做出事来,其间的亲密关系,恐怕除了深知其事的方家姐妹,就属刚刚才从萧雪婷身上爬起来的自己最清楚。两人之间的男女性事,只怕做了还不只次两次,从萧雪婷娇躯的敏感程度来看,公羊猛所施的调弄淫玩已然深刻入骨,那亲密无伦的关系,只怕还胜一般意义上的新婚夫妻,怪不得萧雪婷如此哀怨难受。

    那情欲的渴望已深刻在她心上,偏又发现这将她调教至此的男人,便是她血亲弟弟,午夜梦回间本能的情欲一涌现,便想到自己与弟弟的逆伦行为,自责的念头怎么也摆脱不掉,偏又无人能与分担,萧雪婷只像现在这般消沉,还没去自找死路,已算得上心志极为坚强了。

    幸好萧雪婷一时之间倒也不要玫瑰妖姬出言安抚,这般深藏心中的哀怨积压的她快要疯掉,好不容易吐露出来,虽说自责和伤痛依然,但总归是有了个出口,深埋玫瑰妖姬怀中的萧雪婷泪水犹如决堤般不住奔涌,再也不想抬起头来,只伏在玫瑰妖姬怀中一抽一抽地哭着,好像光玫瑰妖姬轻抚背上的手便已足够,一时间也没有多余的话说。

    心思千回百转,听着怀中的萧雪婷嘤嘤啜泣,玫瑰妖姬虽是冰雪聪明,才智即便在魔门当中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明人物,但遇到这种事,一时间也真无法可想。

    毕竟两人已经成了事,加上两人之间复杂的关系,想回避也回避不得,玫瑰妖姬几可想像,若萧雪婷一个不小心,将消息透露出一点半点,两人马上便是身败名裂之局,只怕连公羊刚也得大义灭亲为云麾山庄清理门户。

    这可不是公羊猛与风姿吟的关系可比,公羊猛与风姿吟虽有师徒名分,但毕竟不是人尽皆知,只要风姿吟寻个因将这徒儿逐出师门,尔后两人要怎么双宿双飞,旁人全无置喙之地;但公羊猛与萧雪婷若当真是血亲姐弟,这可不是寻常大户人家可以一辈子遮盖的丑事,即便自己劝得萧雪婷不自尽也不寻死,以她现在的心态,要她和公羊猛正常如姐弟相处都难,这样下去怕是难以遮盖,毕竟戚明应所言当年之事,方家姐妹与公羊刚也在旁听着,两个小姑娘聪慧,公羊刚精明,若让他们仔细寻思,难免不会猜想到萧雪婷心中所想的事实。

    轻轻拍着怀中美女的粉背,玫瑰妖姬虽是想到了劝说的话头,但这想法连她自己都觉只是言语游戏,也不知能不能劝得了萧雪婷,只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勉力一试;仔细想想这和当年自己经营百花馆时的工作还真是换汤不换药,那时多少侠女即便失身受辱,被种种魔门手段摆布得再也无法逃离肉欲之欢,心中却总是拗不过来,每每都得靠自己和几个旧人巧言劝说,才能让她们回心转意,当真献身肉欲之中,现下的任务也不过是更艰巨一些罢了。

    哭了好一阵子,心中的积郁似是终于找到了个由头泄了出来,虽说严峻的情况没有丝毫改变,但总是有些发泄,萧雪婷虽觉心里还是针扎似的难受,比之以往将近行尸走肉般的槁木死灰,感觉总是好上了些。

    她依旧伏在玫瑰妖姬怀中,嗅着那透体而出、馥郁缤纷的玫瑰花香,比之花倚蝶身上不住透出的清淡桂香,真可说是各擅胜场,若非猜得到这恐怕也是魔门功诀所致,加上心中又积压着太多苦闷,实在无法想到旁的事儿。可令人真想讨教讨教其中关键,毕竟身上带着花香,也是女儿家风流意态。

    “本来……本来雪婷也想过……是不是该一了百了、求个痛快……”人仍是伏着不动,只声音幽幽地传了出来,那柔弱到像是一个不小心就要断裂的声音,真令人不由闻之心疼,“可是……可是娘要雪婷好好活着……加上……加上他也是聪明人……若雪婷这样去了……他若以为雪婷是心痛师父之死那样还好……若

    他也将二叔的话对照过来,推测到这件事后,不知他会怎生难过……雪婷至少得留下来压住他的念头……若然事泄……也得说是雪婷不知羞耻,主动勾引于他,才……才犯下这逆伦大错……“

    听萧雪婷的声音虽然痛楚,却渐渐有了点活生生的感觉在内,玫瑰妖姬心中暗舒了口气。这萧雪婷虽仍然想不开,总是没了主动寻死之念;她轻拍着她的背,琢磨着该怎么开口,许久许久才伸手将萧雪婷抱了起来,让她正面看着自己。

    看玫瑰妖姬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知怎地萧雪婷心中虽有点儿畏惧,不由得向床褥里缩了缩,却总觉得她对自己并无耻笑之意,只是……只是对刚钓上手的女人的宠溺样儿,实在不该是出现在这样一个绝美女子面上的表情。

    其实从一开始萧雪婷便隐隐然感受得到,这玫瑰妖姬虽是出身魔门,即便相敬如宾,可和公羊猛等人感觉上总有点儿不对盘。但在众人之中,也只有这人能让自己一吐心声,否则萧雪婷已咬牙忍受了这么久,虽然玫瑰妖姬在逼供这方面确实有其门道,但这秘密实在太过重要,若萧雪婷心中不愿,要她这样吐露心声也是难上加难。“姐姐……”

    “雪婷妹子别担心,姐姐不说出去便是……”纤手轻轻拂过萧雪婷额上颊边湿黏肌肤上的发丝,玫瑰妖姬微微一笑,“依姐姐的想法,即便你娘真是明芷道长……好雪婷的爹爹是否真是当年的公羊明肃,也有待证实,毕竟事情已过去了好久,又没人证,好雪婷妹子实在不用这么多想……”

    知玫瑰妖姬这段话只是开头,萧雪婷眸中透着些疑惑。她本也是聪明女子,一开始时因着心中郁积才没分心此事,现在见玫瑰妖姬如此形容,猜也猜得出来多半是方家两个好姐妹看自己这样消沉,实在是看不下去,才辗转托玫瑰妖姬来开导自己,其中不知公羊猛是否也出言拜托了……想到那令她又爱又恨的他,萧雪婷只觉得心中感觉好生复杂,怎么也辨不明白,那滋味就连形容都无可形容。

    她也真想听听,这魔门妖姬要怎么开导自己面对此事?

    “若说公羊明肃当真是雪婷妹子的爹爹嘛……”话头至此有些迟疑,毕竟这般大题目玫瑰妖姬也是头一回遇到,心中拟就的说词连自己都觉得突兀,想要一气呵成地出口确实不易,但看着萧雪婷又带期盼又带畏惧的眸光,可怜兮兮地盼着自己,玫瑰妖姬也不由鼓起了勇气,嘴角不由又浮起了那令萧雪婷又爱又怕,甚至浑忘一切的笑容,就好像她想再把自己压在床上好生逞凶般的笑容,“雪婷妹子说句老实话……当日你把身子献给他的时候……还有之后和他纵情床第之事的时候……感觉究竟怎么样?有没有姐姐厉害?“

    “这……这个……”没想到玫瑰妖姬竟问了这种问题,当场让萧雪婷的脸蛋儿红到透顶,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热得可以烧水做饭了。如果不是玫瑰妖姬才刚刚“侵犯”过自己,也算得上是有亲密关系的人,自己又才刚刚开口吐露心声把那般严重的秘密都说出口了,怕萧雪婷连答都回答不出来哩!

    “虽然……虽然会痛……可是……可是很舒服……当然……当然是没有姐姐厉害……可是……可是他终究是男人……可以……可以刺得到最深的地方……这点就……就不是姐姐碰得到的了……不要用那个……“

    “真的吗?”玫瑰妖姬坏坏地笑着,把本已拿到手上的长鞭扔到了一边。刻意将唇凑近萧雪婷耳际,“等以后……姐姐再拿那东西对付你……雪婷才知道姐姐的厉害……保证滋味深刻……嘻……那接下来呢?他又是怎么疼爱雪婷妹子的……通通说出来……不然姐姐会逼供喔!”

    “哎……姐姐不要……雪婷……雪婷招供便是……”感觉玫瑰妖姬的手又复蠢动,萧雪婷只觉浑身发烫,不得不搜索枯肠,将那羞人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挖将出来。天才晓得现在去回忆那些事情,对萧雪婷而言是多么难受的事,虽说随着口述,那肉欲的滋味又似回到了身上,勾得她的情欲蠢蠢欲动,可心中的积郁和伤痛却也随同涌了起来,令萧雪婷面上阵红阵白,身子阵冷阵热。

    只是公羊猛当时的种种手段实在太过强烈地影响了萧雪婷的身心,尤其破身之后那几个月的辰光,萧雪婷几可称得上放浪淫荡地和公羊猛同享鱼水之欢,种种淫具邪技,令萧雪婷迷途忘返,直到身心都完全变成了公羊猛独有的禁脔,那难以忘怀的种种欢乐渐渐将心中的难受给压了过去,等到萧雪婷终于说完,整个人已如浴火般滚烫,在玫瑰妖姬怀中不住轻扭呻吟,媚人的模样让玫瑰妖姬差点没忘了正事,想再把她大快朵颐一番,靠着毅力才好不容易压下了情欲。

    见萧雪婷又羞又窘,几乎把那重大秘密和危险的后果都忘得一干二净,玫瑰妖姬吸了一口气,这才把话接了下来,“也就是说……如果不去管什么血缘关系,雪婷妹妹当真已经被他干得舒爽无比,恋奸情热之下,打心底儿想念被他骑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的滋味儿了?”

    “姐姐……”脸儿一红,心下却是一痛,萧雪婷眼角的泪水差点儿又滑了出来,这般羞人话儿教她如何回答?许久许久,在玫瑰妖姬的注视之下,萧雪婷好不容易才点了下头,算做默认。

    “既是如此就好,”玫瑰妖姬淡淡一笑,眸中媚光一闪,已勾住了萧雪婷的日光,话语轻柔,不住钻在萧雪婷芳心里头,“如果不管那什么血缘、什么人伦,其实雪婷妹子和他上床的滋味儿很棒很舒服,让雪婷妹子打从心底想要与他翻云覆雨……那滋味连姐姐都比不上,是不是?”

    “可……可是……”没想到玫瑰妖姬竟是这么说,萧雪婷脑中不由疑恶纷起,回答的声音不由有些结巴,“血缘伦常乃是人之天性,哪里是……哪里是让人想不管就……就可以不管的?”

    “这就是腐儒们的胡说八道了……”边说玫瑰妖姬背心边冒冷汗,若不是为了怀中的萧雪婷,她可不会想到这方面去。不过愈想却也愈觉得自己有理,也不知是自己当真有理,只给一般的伦常观念掩住了心,才没想到这方面去,还是说这样的胡思乱想歪有歪理,竟然也可以自圆其说?

    “若这劳什子东西当真是天性,那么当雪婷与他床上交合之时,天性就该告诉你这样不对了;可那个时候……一直到后面雪婷妹子和他好过了多少次,可真有异样或老天爷不许的感觉?”

    “没……没有……可是……”

    “这就对了。”轻轻吁了一口气,玫瑰妖姬也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对还是不对,但总归要先安抚了怀中的美女才是。“既然老天爷没有不许,这就不是什么天性,只是人们自己不喜欢那样,才刻意把它说成是老天爷的天性,就跟腐儒们所说什么女子要三从四德,要无才便是德,还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样,他们当然都有理,说的是天花乱坠,可是……真的如此吗?”

    “这些所谓人伦,都是人设的枷锁,跟老天爷其实没什么关系,用不着挂老天爷的帐……”见怀中的萧雪婷给自己唬得一楞一楞,玫瑰妖姬嘴上笑语盈盈,脸上自信满满,心下却不由打鼓:这段话连她自己都未必说服的了,如果不是萧雪婷心伤正重已没什么分辨能力,光想让她像现在这样听自己说话而没有出言争辩,根本是不可能,“雪婷妹子既然已经和他好过了,就不需要管这些劳琐子碎事,好好想想自己该怎么做才是正经,姐姐……可都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嗯……”这种话别说想了,就连听也是头一回听到,萧雪婷给玫瑰妖姬一番话说得脑中一片慌乱,心中虽知这些话难免强词夺理,但不知怎么地,心湖深处却有个念头,隐隐然地要她接受这番话,那念头愈来愈清晰,让萧雪婷连反击都显得那么无力,“可是……可是也有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是吗?若老天爷只是……只是还没下报应……”

    “这也是……”伸指轻轻划着萧雪婷的脸蛋儿,玫瑰妖姬话里含笑,却没有一点迟疑,“所以……姐姐只好把雪婷弄上手,跟雪婷在一起……若老天爷真有报应……就跟雪婷一块儿受……”

    见萧雪婷呆呆地点了点头,面上表情虽未释然,总比先前有些儿进步,玫瑰妖姬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一半,“对了雪婷妹妹,你说他用……用红绳子缚着你,让你连走路都不自然……走在路上都忍不住想要他……这事儿下山之后还有吗?”

    “有……有的……”想到那时被绳缚的滋味,萧雪婷不由心跳加速,绳缚本身虽没有佛珠贯体那般又难受又火热,直截了当地勾挑着她的情欲,可给那红绳一捆,整个人不由抬头挺胸,曲线便透了出来,衣裳遮掩也盖不住娇媚体态,光想到那时的自己在旁人眼中是怎么一个模样,萧雪婷只觉腹下一热,幽谷里头竟似不争气地又潮了起来,“到……到印心谷路上还有……羞得雪婷好想死……可是……可是又好想要……到了无人处,真想他……想他把雪婷压倒地上狠狠淫玩一番……”

    “这就没错了……”玫瑰妖姬嘴角浮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奸笑,“男女之事,表面上只是下体的结合,其实啊……心里头的想法更重要点……妹子既然试过,便该知道,愈有突破禁忌的感觉,行事的时候愈舒服痛快,是不是?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老实说,他有没有特地躲开那对姐妹花,把雪婷妹子你”偷“过?”当然是有的,只是这事说出来实在羞人,便是对上同为女子,又有亲密关系的玫瑰妖姬,萧雪婷也说不出来,吶吶地只知点头。即便不说公羊猛瞒过方家姐妹偷偷淫玩自己时的滋味,光刚刚和偷人差不多地被玫瑰妖姬逗得死去活来,萧雪婷想不知道这道理都难呢!她当然也知道玫瑰妖姬之意为何,“姐姐是说……可是……可是这禁忌……也太……太难了……这么容易就破它……“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玫瑰妖姬邪邪一笑,“你的猛弟弟……已经破过了喔!”

    回到自己房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公羊猛坐到了椅子上,大概把身子扔得太过用力了,椅子发出了像是随时要解体的响声,不过山居的最大特点,就是什么都得自己来,这椅子可也是公羊猛自己做的,虽然不甚好看,却是极为坚稳,光这么一坐还坍不了。

    整个人无力地瘫在桌上,身体倒没真的很疲累,可心中的压力却是怎么也少不了,前几日还以为三哥只是气怒戏言,没想到他连着重提旧事,硬是逼着公羊猛早些出谷回乡,重建云麾山庄;公羊猛虽也知道公羊刚日子不多,但再怎么急也不是这般急法。

    原以为报仇完后诸事已了,回谷后可以好生休息一段日子,再慢慢处置重建云麾山庄之事,可给公羊刚这么一逼,公羊猛只觉头痛难挨。怎么回到逸仙谷,事情却比下山之前还要多得多,头真的想不痛都不行。

    本来就不论公羊刚欺及自己妻孥之事,公羊猛的问题也不少了;萧雪婷一直都振作不起来,总是一副消沉样儿令人心痛,即便自己与方家姐妹去求花倚蝶,让玫瑰妖姬出马,也不知能否劝得动萧雪婷;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从自己带了方家姐妹回谷后,风姿吟对上自己的表情总带着些沉沉的怒意,公羊猛虽知她在吃醋,却偏是安抚不得,风姿吟根本不给他一点单独面对的机会,和花倚蝶几是同进同出、同寝同起,那亲密样儿早超出了对远行方归的师妹的关心。别人不说,连公羊刚看来都发觉不对,只是风姿吟总一副强做平静的模样,也没人真敢去触发怒火。

    眼儿无力地望着窗外,公羊猛总算知道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现下自己光个风姿吟都安抚不了,还不敢让方家姐妹知道,偏公羊刚还一副无事人模样,三天两头给自己捣乱,想来心中都不由起火,偏生谷中的人自己是个也得罪不起,公羊猛连火都没地方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欲望开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