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色文网 > 检验科性事 > 第19章

第19章

    小琳故意调了打开扬声器,冲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静静地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嘟…嘟…嘟…嘟…”

    然后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传来一个男声道:“喂,哪位?”

    小琳顿了顿,似乎收拾了一下情绪,道:“我是张小琳。”

    那头也大概呆了几秒,接着便接着道:“是你啊,找我有事么?”

    “我在武汉,来找你办一下离婚手续。”

    小琳还是那么直截了当:“你明天有空么?我是特意过来找你的,别对我说没时间。”

    那男人听罢发出一声冷笑,道:“你还是这副臭脾气,这么些年了不会改一改么?”

    “和你无关。你就直接告诉我,有没有问题?”

    男子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道:“我现在不在武汉,你就不能和我联系好了再来?”

    小琳听罢,似乎有些火了:“魏佳你有意思么?我难道还不知道你在哪工作?我告诉你!这次你不来,那就别离好了,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耗着。”

    我听到这,一急差点脱口而出,总算憋住了连连给小琳打手势。小琳给了我一个让我放心的表情,示意我保持安静。

    电话那头好长时间没有回答,大概过了有一分多钟,那魏佳才道:“好吧,我现在去请个假赶回来。不过我可没骗你,我现在确实不在武汉,公司把我调到附近的县区里了。”

    小琳冷着声音道:“行,我明天上午打你电话,就这样!挂了。”

    然后一把切了电话。

    我朝小琳抱怨道:“刚才吓死我了,你就不怕你这么说他真的和你耗着么?女人和男人拼时间,总是女人吃亏的,再说了你不离婚我不是等于一直当第三者么?”

    小琳冲我抱歉地笑笑,道:“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不过我知道他肯定会答应的,因为他似乎也有了新的女友,上段时间一直在校友录上得瑟呢。”

    我点点头,笑着问道:“那王八蛋的鸡巴病好了?”

    小琳脸一红,道:“这我哪晓得。小刚,还有大半天,我们去干什么呀?”

    我想了想,道:“先去吃饭,然后我们找地方玩玩吧!既然你和你妈说了来旅游的,我看你带点东西回去,这样比较有说服力。下次想再用这招,也比较不容易穿帮。”

    小琳用细嫩的手指顶在我的胸前,笑道:“男人果然都是坏东西,你这可是在教我学坏!”

    我反击道:“你还要我教么?那何曼看来不是第一次给你打掩护了吧!”

    小琳作势要打,威胁似的盯着我道:“再说!”

    我赶紧摆手求饶,她这才作罢。

    在酒店旁边随便吃了点东西后,我便掏出手机查看去什么地方游玩比较好,考虑到时间和交通,最终决定去武昌的黄鹤楼。

    从小就读过崔颢和李白的诗,却一直没有机会来这座号称“天下江山第一楼”一游,今次虽然是顺路,自然不能错过机会。

    黄鹤楼离市区不远,我和小琳为了省事,便打了个的士直接去那里。可半路我就后悔了,这武汉真不是一般的堵,连中午都是三步一停,等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十公里不到的路竟然开了整整半个多小时,实在是让人无语。

    牵着小琳的手走过一条两边都是纪念品商店的名叫“黄鹤古肆”的古街,转了个弯便是一条漫长的台阶,旁边的竹子上挂满了大红的灯笼,然后我们俩携手登上台阶,买了门票进了黄鹤楼的范围之内。

    从这里进去应该是楼的背面,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售票处设在这里,经过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建筑,走了不少路,一座巍峨的古建筑才真正展现在我们眼前。

    “小刚!看!”

    小琳兴奋地指着黄鹤楼对我笑道:“你能看清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字吗?”

    “黄鹤楼呗,还能是什么?”

    我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哈哈!”小琳指着我狂笑:“搞了半天,原来你近视啊!”

    被她说中了,我是视力确实不怎么样,但我不服气地反击道:“那你说写的什么?你自己也一样看不清吧?这里离那太远了。”

    小琳还带着笑,点头答道:“嗯,我确实也是看不清那是什么字的。”

    “那你是玩我不成?”

    “没有,可是我能看出,那是四个字!所以你肯定是瞎说。”

    小琳信誓旦旦地说道。我就不信了,便拉着她继续走。

    “慢点,急什么?”

    小琳跟不上我的速度,跟得有些勉强。

    “去验证一下啊,到底是三个字还是四个字。”

    “你还不信,真是。”小琳摇头笑道。

    走近了不少距离,我也能看出上面确实是四个大字,嘴里开始嘀咕起来:“这黄鹤楼还真怪,牌匾不写名称写的到底什么东西。”

    小琳走到我的身前,一边倒着走一边说道:“这里应该是它的背面,所以黄鹤楼的牌匾该是对面才能看见。”

    这时小琳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地面有一个落差,一下子被绊倒惊呼着摔了过去,幸好我手脚快,一把把她抱住。看着她满脸惊慌的样子,我暗暗好笑:“这么大人了,连走路都会摔,该罚!”

    小琳缓过了劲,笑道:“你想罚我什么?”

    我看左右无人,迅速地狠狠在她的嘴上咬了一口,小琳一跳,红着脸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捶了捶我的胸口道:“死人!大庭广众你都这样!”

    我嘿嘿一笑,变本加厉地把手伸进她的短裙下,隔着内裤摸了一把她的屁股。小琳火了,一脚朝我踢来,被我逃开。然后她怒道:“别跑,看我不踢死你个色狼!”

    我一马当先朝黄鹤楼跑去,嘴里道:“来抓我啊,我就是流氓怎么了?”

    玩闹着跑到了黄鹤楼下,抬头一看,头顶是“楚天极目“四个大字,这时小琳追上了我,扯住我的一只耳朵便道:“看你往哪跑,还敢作恶不?”

    我赶紧道:“女侠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小琳嗤笑道:“就你这小身板,做淫贼都不够格。”

    又闹了一会,我们再次手牵手,进入了这座千古名楼。黄鹤楼虽然不复昔日的喧嚣,楼内的精致还是让我们惊叹,一层层地一路观赏上去,虽然是周末,越到高处游人还是越来越少,到达第四层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什么人了。此楼一共五层,小琳正要上顶层去,我却拉住了她,道:“别上去了,上面的人肯定多,不如我们就在这层看看风景,也没有谁来打扰。”

    小琳一笑,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们找了个无人的角落,相拥着看远处的风景,看着下面川流不息地车流和人群。这一刻,心里的烦恼似乎都一扫而空了。

    小琳把头挨在我的肩膀上,幽幽道:“小刚,你会这样一直陪着我吗?”

    我深情地看着这个我心爱的女孩,认真地答道:“会的,小琳。我会一直爱你。”

    小琳看向我,眼里有些不安,轻声道:“小刚,吻我!”

    我看了看左右,似乎没人,可嘴上说道:“怎么这会你不怕旁边有人了?”

    “不管了,你到底吻不吻?”

    小琳带着点倔强,似乎只有接吻才能证明我这段承诺一般。

    我收起玩笑的表情,认真地凑近她,深情地吻在她的唇上,小琳也热情地回应,小小的舌尖主动地挑逗我,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久久难以分开。

    我开始不满足于亲吻了,双手两路进攻,一只手从小琳的衣服下摆探入,掀开胸罩抓住一只乳房用力揉搓。另一只手更是伸进她的短裙里,拨开她的内裤直接摩挲着她的阴唇。

    “啊!”

    小琳把头抬起,嘴唇上还留着一丝我的口水,她红着脸道:“你疯了!来真的么?”

    “别怕,旁边没人。”

    我嘴上说道,欲火使我不顾一切地全力刺激着小琳的敏感地带,很快她也受不了了,口中的呼吸声粗重了许多,身子软在我的身上,然后脑袋靠在我的肩头。

    “嗯啊!”

    随着我的手指攻进了她的阴道里,摸到了她的G点,她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为了使自己不再出声,她狠狠地咬在了我的肩头。

    我强忍着用手指拼命摩擦她的G点,而随着我的力度变化,她嘴上的劲道也不断变大变小,我忍着痛心中却无比满足,我知道她咬得重了,就是我摸得她爽了,我就不相信她能坚持得住。

    小琳的阴道里飞快地湿润起来,我凑到她的耳边调笑道:“宝贝!舒服么?”

    小琳这时根本说不出话,咬着牙脸上红得都快滴出水来,她喘着粗气点了点头看着我,似乎希望我能给她更大的快感。

    我把手指抽出她的阴道,一股淫水跟着流了出来,滴落在地上。我用沾满淫水的手,抓住她的内裤,一把扒了下来,她也配合地微抬起腿,好让我把内裤取下。

    当我把她的小内裤藏进口袋里的时候,这时的小琳下身根本就是真空的状态了,我轻轻对她说道:“来,乖!趴到围栏上去,我从后面进来。”

    小琳的眼里不断挣扎着,可还是乖乖地听话趴好,微微抬起屁股。我嘿嘿一笑,拉开拉链掏出早已硬得发烫的鸡巴,把身体挡在她的身后,掀起裙子分开她的双臀。

    “小琳,我进去了哦!我们在这第一楼上做爱,是不是天下第一奸夫荡妇啊?”我开玩笑地调笑道。

    “你…”

    小琳却急了,我这才想起,我正要操的还真的是身为人妇,那我不是真的成了天下第一奸夫?

    小琳正想放弃逃脱,却被我一下按住,把肉棒对准她的小穴口,狠狠一戳,便操进了她的身体深处。

    “啊!真紧!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淫妇!”

    小琳的阴道里是无尽的柔软和深邃,随着我的调戏她轻轻挣扎着,却变成了一阵阵的吸力刺激着我的龟头。

    “你还要说!再欺负我,我不理你了!”

    小琳急得快哭了,转头道:“放开我,我不要了!”

    “好了,我不开玩笑了。小琳,别动!啊,好舒服呢!”

    我轻轻摆动着腰,肉棒小幅度地在小琳的体内来回摩擦,在这样刺激的环境下,对小琳的感官刺激也是无比强烈的。

    “啊…”

    在大庭广众之下,又几乎像偷情一般的交合,小琳害羞地闭着眼睛,双手撑在围栏上,随着我的幅度加大,身体被撞击得上下起伏。我也觉得这样操逼快感比平时大了许多,小琳在前面娇喘着,又不敢大声,只能轻轻闷哼。我伸手从她的上衣下摆伸进去,抓住她的一只乳房,她浑身一颤,从她身子的抖动我能感觉到她更兴奋了,在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女性的羞耻心本就比男人大了许多,所带来的异样快感自然也同样大了许多,随着我的加速抽插,小琳很快就不行了,闷哼着绷紧了双腿,小穴里也瞬间夹紧,一阵阵的液体从她的阴道里面喷出来,顺着裸露的腿往下流。

    因为视觉和鸡巴上带来的快感的双重刺激,我也很快就不行了,狠狠操了几下,便扑哧扑哧地射进了她的阴道之中。

    二人休息了一会,幸好这段时间没人过来。这时似乎远处有人声传来,我赶紧把鸡巴从小琳的阴道里抽出,飞快地藏进裤子里拉好拉链。小琳只需站起身,便没有人能发现她裙下的秘密了。

    那人声渐渐远去,大概是楼上的人直接下了楼。小琳才送了一口气,这时她才发现,我的精液已经顺着她的大腿一路流了下来,甚至沾湿了她的袜子。

    “臭家伙!看看你干的好事!”

    她朝我直瞪眼,我赶紧掏出一包纸巾,一边道歉一边帮她擦拭腿上的污物。

    “来,转过去,再把屁股翘起来一下。”

    小琳敲了我的脑袋一下,道:“干嘛,你有完没完?”

    我苦笑道:“冤枉啊,我帮你清理身子而已。”

    她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笑,微微抬起屁股,隐隐露出下身。我摇摇头,这会开始装纯洁了。我仔细地帮她清理了蜜唇,又把附近也仔细擦了一遍。然后把那张纸巾朝外面一扔,嘴里道:“美女擦过小穴的纸巾,不知道谁有幸能捡到!”

    小琳转身狠狠捏了我一把,怒道:“猪头!你太过分了!”

    我嘻嘻直笑,然后把口袋里的内裤取出,细心地帮她穿上,这才搂住她的纤腰道:“娘子,偷情也偷过了,我们这便下楼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豪乳老师刘艳 我的乱伦生涯 我的母女花 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 性能力超强的我怎么可能会戴绿帽 叶辰风流